冬季易患抑郁症 用智能灯照一照也许就能改善

2018-02-01 13:48      网易科技 小小


  1月29日消息,据BBC报道,冬天夜长而昼短,我们要在黑暗中起床去上班,并在黑暗中下班回家,这很容易对人造成负面影响。我们中的许多人都会在1月份患上抑郁症,导致疾病增加、生产效率降低。但智能照明系统能改善我们的睡眠,并帮助改善情绪吗?

  美国罗得岛州海军战争学院教授杰奎琳·哈泽尔顿(Jacqueline Hazelton)说:“我只是觉得,在冬至之后,我又开始正常呼吸了。”她所说的冬至,通常是每年的12月21日,这是一年中最长的夜晚。而在这天之后,白昼又开始延长。哈泽尔顿表示:“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我感觉更快乐,效率也更高。而无聊的日子则会让我的工作效率大大降低。”

  心理健康慈善机构Mind认为,我们大多数人都受到季节变化和我们所感受的自然光的影响。其中有些影响特别严重,比如季节性情绪紊乱(SAD),它是与一年中某个特定时间有关的抑郁情绪,影响了芬兰北部9.5%和阿拉斯加9.9%的人口。但研究人员发现,在阳光普照的佛罗里达州,这一比例仅为1.4%。

  而在今年冬天,欧洲大部分地区都变得特别黑暗。莫斯科在12月只享受了6分钟的阳光,而往年通常为18个小时。

  哈泽尔顿教授的解决方案是制定日出警报,这个装置在明亮的光线逐渐沐浴整个房间时会轻轻地唤醒她。她说:“这让我瞬间产生了不同,我不再觉得自己被扔出了飞机。”

  2013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在醒来前30分钟,使用模拟黎明的光线可以改善人们一整天的认知表现和情绪。英国赛艇、自行车和游泳队为运动员们提供黎明模拟器,以帮助他们进行晨练。与此同时,欺骗大脑、使其将黑天误认为白天的灯箱也已经存在了30年。

  南非精神病学家诺曼·罗森塔尔博士(Norman Rosenthal)首先描述了SAD的存在,他称最初的黎明模拟器是“大型的笨重机器,就像你放在桌子上的天花板装置。从那以后,它们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变得更具有流线型,便携而美观。”

  最新的灯箱大小和电脑桌尺寸差不多。麻省理工学院(MIT)机器人技术博士阿里尔·安德斯(Ariel Anders)来自阳光明媚的加州,她带头推动在麻省理工学院校园周围安装灯箱,并说:“人们使用它们,人们喜欢使用它们。”

  最早制造日出警报装置的公司之一Lumie发言人露丝·杰克逊(Ruth Jackson)认为:“光治疗设备不再被视为巫术科学。公平地说,光疗法被认为是非常专业的,虽然有点儿怪异。现在人们明白了,你不必为了SAD而感到悲伤。”

  那么,这些日出警报装置是如何工作的呢?众所周知,日光会抑制褪黑激素的分泌,这种激素会让我们昏昏欲睡,并增加皮质醇的产生,皮质醇是帮助控制血糖水平和调节新陈代谢的激素。

  随着时间的推移,阳光减少会导致血清素水平降低,这种神经递质有助于平衡我们的情绪。当天变黑的时候,我们的身体会产生更多的褪黑激素,让我们准备睡觉。黎明之光会抑制褪黑激素,唤醒我们,让我们在未来的日子里精神饱满。这是昼夜节律,也可以称为我们体内的生物钟。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专家认为,如果我们在睡觉前使用太多的话,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发出的蓝光会干扰我们的睡眠模式。另一方面,光谱的红色末端可以帮助我们放松。

  前谷歌员工迈克尔·赫尔夫(Michael Herf)创建了名为f.lux的计算机程序帮助解决这个问题。它跟踪用户的日出和日落习惯,并调整屏幕的蓝光和红光比例。程序员、“夜猫子”史蒂夫·张(Steve Chang)说,他在圣地亚哥创立了Up Light,这是从早起的鸟儿身上获得灵感,并进行自我保护的一种锻炼。

  史蒂夫想知道:我们是否可以利用光来破解睡眠周期?他认为,现有的日出警报看起来太像医疗设备了,而他不想让自己感觉像个病人。因此,他创建了一个应用程序,可以通过改变颜色的智能灯泡兼容。现在,床头灯可以在早晨变成黎明闹钟,然后在晚上转为暖色光。

  这些可编程的智能灯已经成为联系日益紧密的智能家居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让人们对自己家里的环境有了更大的控制权。例如,在加州为Adobe工作的布里亚纳·霍坎逊(Briana Hokanson)已经为她的SmartHome编程,以便自动打造“更好的环境”。她说:“我有一个设置,到晚上八点半,家里所有的智能灯泡都要调暗到30%的亮度,然后在晚上11点以后,灯泡就会发出红色的颜色。”

  而且,不仅仅是房主在试验可调照明设备,企业也意识到了它的巨大潜力。能源公司Innogy刚刚在布拉格的新总部安装了“可调灯”。在早上和午餐后,灯光会在默认情况下发出蓝光。但如果员工喜欢更平静的光线,他们可以改变设置。

  荷兰科学家比安卡·范德赞德(Bianca van der Zande)说,像Innogy这样的公司已经意识到,“智能照明”在工作场所变得越来越重要。范德赞德是飞利浦照明公司“以人为中心照明”业务的负责人。总部位于英国的照明公司Aurora lighting产品管理部门负责人安娜·恩莱特(Anna Enright)称,大脑对红光和蓝光的差异非常敏感,我们甚至可以被误导产生更温暖或更凉爽的感觉。

  恩莱特说:“在斯堪的那维亚半岛,我们对客户使用更温暖颜色的照明,而中东地区则有相当炎热的气候,所以我们用更冷的颜色来让人们认为空调是有效的。”

  没有人声称仅仅通过智能照明就可以治疗严重的临床抑郁症,我们知道制造商喜欢夸大产品的功效,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管理我们的照明可以改善我们的睡眠模式,并让我们增强活力,这也许足以让许多人忘却1月的忧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