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新年“开局不利” 竞争加剧+补贴用光担忧致股价暴跌

2019-01-05 16:04      腾讯科技 审校/金鹿  [用户 L001上传 ]  


113.jpg

  (图片来源:云图视觉)

  1月5日消息,据外媒报道,2018年,特斯拉公司的销售和生产数据都创下了新纪录。但这并没有阻止特斯拉股价在2019年头两个交易日内暴跌了9.7%。投资者似乎更加关注潜在的障碍,包括特斯拉电动汽车面临的新竞争和逐步取消联邦税收抵免的影响。

  此外,特斯拉此前公布了该公司2018年第四季度的电动汽车交货量(即交付给客户的汽车数量),数据略低于分析师对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的预期,这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Twitter上向他的团队表示祝贺,以此来纪念这一年的结束。几乎没有人会怀疑,他们配得上他的溢美之词,因为2018年对这家汽车制造商来说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一年。

  这些挑战始于马斯克在加州弗里蒙特(Fremont组装厂所称的“生产地狱”,这位南非出生的首席执行官还提出将公司私有化的提议,并由此引发了一系列危机。现在的问题是2019年会带来什么?在这个问题上,投资者和分析师似乎对此持有不同意见。

  完全成熟

  在经历了艰难的2018年之后,数据服务公司Edmunds的行业分析执行董事杰西卡·考德威尔(Jessica Caldwell)成为特斯拉的空头之一,她警告称:“特斯拉今年伊始就面临着一剂苦涩的现实,那就是成为一家成熟的汽车公司意味着什么。”

  乍一看,这个观点似乎很难理解。毕竟,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2018年交付了约24.5万辆汽车,不仅创下了历史纪录,而且几乎与其截至2017年底的整个存续期间的销量持平。而且其需求每个季度都在增长,2018年10月至12月份的交货量比上一季度增长了8%。

  特斯拉现在是全球最大的电池电动汽车(BEV)制造商,轻松超越了日产(Nissan)和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等老牌制造商。日产在2010年推出了世界上第一款主流BEV——Leaf。但这就是问题所在。

  特斯拉在美国内华达州里诺市的“超级电池工厂”(Gigafactory)和弗里蒙特组装厂解决了大部分问题后,始终以每天约1000辆电动汽车的速度运营,即每周约6000辆。汽车趋势咨询公司(AutoTrends Consulting)负责人、资深华尔街分析师乔·菲利普(JoePhilip)表示,尽管马斯克做出了雄心勃勃的预测,但这可能超出了市场的承受能力。

  库存过剩?

  密切关注电动汽车行业的新闻网站Electrek报道称,在2019年新年到来之前,特斯拉有3300辆Model 3轿车库存。特斯拉的一位发言人拒绝直接回应这份报道,但提供的声明指出:“我们的库存水平仍是汽车行业中最低的,我们能够通过显著改善北美的物流系统,减少向客户交付的车辆。”

  这位发言人还提到了12月20日的一篇博文,该公司在博文中说,为了交付更多车辆,特斯拉发出了所有车辆,包括那些用于测试的车辆。

  如果Elektrek的报道准确无误,特斯拉不会是唯一家库存有未售出汽车的制造商。但这肯定不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当时该公司表示,甚至在2017年7月Model 3投产之前,它就已经无法满足积压的订单。一种可能的解释是,特斯拉的订单基本上已被填满,现在它将不得不努力吸引更多客户。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12月22日的一条推文中,马斯克告诉潜在买家,他们仍然可以走进展厅,在年底前购买Model 3离开。

  未达预期

  尽管创下了新的纪录,但特斯拉第四季度的交货量显然没有达到预期。数据服务公司FactSet公布的数据显示,虽然特斯拉宣称交付了9.2万辆汽车,但分析师们的共识是,实际交付数字为90700量,比特斯拉的官方数字少1.5%。

  按照常识来看,在三个月内少卖1300辆车似乎算不上大事。不过特斯拉股价在2019年第一个交易日大幅下跌的关键原因,似乎反映了人们对将会发生什么的担忧。截至2019年1月1日,特斯拉买家可享受的联邦税收抵免被削减了一半,从每辆车最高7500美元降至仅3750美元。

  这是因为特斯拉的电动汽车销量超过了美国国会根据2017年税收改革法案制定的20万辆销售门槛。到今年7月1日,这一数字将再次减半,降至1875美元,直至2020年1月1日补贴措施完全消失。

  补贴削减

  特斯拉是第一家跨越这个门槛的汽车制造商,不过通用汽车公司将在4月份将其激励措施削减一半,日产预计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受到类似削减的打击。

  在特斯拉和通用汽车的主导下,电动汽车行业始终在向国会和白宫施压,要求它们延长电动汽车税收抵免措施的期限。但鉴于特朗普政府实际上建议应取消这些激励措施,短期内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似乎微乎其微。

  特斯拉本周宣布了缓解税收抵免减半影响的措施,即将其新车型的价格下调了2000美元。但资深华尔街分析师菲利普表示,还不清楚这是否足够,特别是考虑到电动汽车市场正在发生的事情。

  近几个月来,多家汽车制造商推出了新的远程电动汽车。新捷豹I-PACE的目标是特斯拉的高端车型Model S和Model X,而现代公司电动汽车Kona则将目标瞄准Model 3。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展厅将充斥着更多的产品,从最新的起亚电动汽车Soul到奥迪的新e-Tron电动SUV。大众和梅赛德斯-奔驰将推出全新的电池电动车型,保时捷即将开始生产其首款全电动跑车Taycan。

  意料之外

  华尔街分析师表示,电动汽车价格下跌令投资者大吃一惊,许多人担心这将降低特斯拉的利润率。

  JMP分析师约瑟夫·奥沙(Joseph Osha)和希拉里·考利(Hilary Cauley)周四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降价是有争议的,比我们预期的更有争议。我们对此感到有点儿意外,因为我们认为,特斯拉将不得不在一段时间内在Model 3的定价方面保持激进,以实现其销量目标。”

  到2020年,几乎所有主流和奢侈品牌都会将重点放在吸引顾客方面,总部位于底特律的咨询公司AlixPartners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警告称,这可能导致“规模空前的库存积压”。

  尽管存在这些担忧,但仍有大量投资者和分析师对特斯拉的未来持乐观态度。Reputation Management Consultants首席执行官埃里克·希弗(Eric Schiffer)就是其中之一。他认为,这家加州汽车制造商的一个关键优势就是其47岁的首席执行官。

  免费宣传

  希弗认为,特斯拉“得益于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免费宣传”,因为它的老板很不稳定。他使该公司不仅仅成为另一个汽车品牌,而是一项值得庆祝的事业。

  尽管如此,在过去的一年里,马斯克多次冒着使房子倒塌的风险。2018年初,他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悲声哭泣,哀叹特斯拉的生产问题,并警告说“最糟糕事情的还在后头。”

  马斯克在一系列推文中攻击了一名英国潜水员,这名潜水员帮助营救了一支被困在被洪水淹没的洞穴中的青年足球队,从而引发了喧嚣。然后,2018年8月,马斯克在Twitter上宣称,他将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这显然是在沙特投资者的帮助下进行的。

  事实证明,这与事实相去甚远.几周后,马斯克取消了这一努力,并随后同意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达成和解。结果是缴纳罚款,并辞去了特斯拉董事长的职务。

  希弗指出,近几个月来,马斯克的态度要谨慎得多,除了在Twitter上对美国证交会(SEC)发表了几句选择性言论之外。他说,这位首席执行官“在华尔街重建了信誉”。这一短期调整为那些看好特斯拉长期前景的人提供了极好的机会。

111.jpg

  (图片来源:云图视觉)

  马斯克疯狂

  不过,希弗承认,我们还没有看到最后的“马斯克疯狂”。问题是,这种疯狂是否会达到2018年潜在的“终端”水平。

  投资者应该在多大程度上担心周三发生的事情重演?许多人可能会像往常一样把它忘掉。在过去52周里,特斯拉的股价一度涨至387.46美元的高点,但也有跌至244.59美元低点的时候。2018年,该股上涨了6.9%。

  就在上个月,特斯拉股价在12月13日达到每股376.79美元的峰值,然后在圣诞前夜的短交易日触底至每股295.39美元。除夕夜,该股反弹至332.80美元,但周三收于310.12美元,跌幅6.8%。在周四的盘中交易中,该公司股价下跌了2%。周五上午,该指数上涨3.3%。

  未来几周,分析师和投资者之间可能会有大量辩论,不过下一个重大考验将是特斯拉发布第四季度财报时。这家汽车制造商第三季度出人意料地实现了盈利,这是该公司上市以来第三次盈利。可以肯定地说,特斯拉这一次不仅需要达到甚至要超过分析师共识的盈利预期,才能继续保持向前冲的势头。

相关阅读